行業資訊  首頁> 行業資訊
環境保護部例行新聞發布會記者問答實錄

  3月20日上午,環境保護部舉行3月份例行新聞發布會,介紹我國水污染防治工作總體情況,以及長江經濟帶大保護、黑臭水體整治、農業農村污染防治等重點工作進展。環境保護部水環境管理司司長張波參加發布會,介紹有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提問。環境保護部宣傳教育司巡視員劉友賓主持發布會。

  每日經濟新聞:大江大河兩岸化工企業和工業聚集區飲用水水源的安全隱患不容忽視,關于水源地保護這一塊,提到了工業污染還有化工企業比較多,我們未來在水源地保護會有哪些做法,還有現在水源地保護遇到了哪些問題和困難?

  張波:飲用水源保護一直是環保工作的重中之重,各地對飲用水源的保護總體來說都很重視。從目前的監測數據來看,飲用水源水質達標率還是比較高的,地級及以上城市飲用水源水質達標率在90%以上,但仍有一些隱患不容忽視。您提到的問題,有些是歷史原因造成的,比如有的地方是先有了企業,后來人口集聚需要供水,才在附近確定了水源,這些經濟社會發展產生的歷史問題和現實的水源保護間的確有一些矛盾。但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對飲用水源的保護不夠重視,導致保護區內仍存在違法企業和排污口。飲用水源的保護關鍵在規范化建設和執法監督。首先,要把水源保護區范圍劃出來并嚴格落實保護制度,絕不允許出現新的污染企業尤其是重污染企業落地飲用水源保護區的情況,如果出現要堅決“亮劍”;其次,逐步清理化解已存在的隱患,一些歷史遺留問題可以由當地黨委政府統籌經濟社會環境等方面來妥善處理;各地政府一定要有底線思維,發現飲用水源地確實有問題,要么督促企業搬家進行整治,要么置換新的水源,不能在這個問題上猶豫不決,我們也會做好監督工作。謝謝!

  新京報:我的問題是關于河長制的,今年兩會期間水利部的部長也談過河長制,最近進展得是比較快的,我看環保部也和水利部聯合印發了一些實施方案,想問一下在河長制的推行中,環保部和水利部職責怎么分工,在合力治污過程中怎么發揮作用,如果沒有盡職怎么追責?

  張波:河長制是立足我國國情,系統解決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問題,建立的一個重要工作機制。實際上它的核心思想還是要讓各級黨委政府把主體責任擔起來,而且不僅僅是籠統地說黨委政府,而是要黨委政府當中領導成員具體地把某一河段的流域治污任務擔起來,這樣責任就更清晰了。但是河長制不是一個人在治理,這是一種協調機制,就是通過黨委政府,尤其是領導成員的協調能力發揮政治制度的優勢,動員黨委政府各個部門,以及社會各界形成治水工作的大格局。

  環保部推動河長制工作,可以概括為“一個落實,三個結合”。首先是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會同水利部門和相關部門一起落實河長制。目前河長制已經納入中央環保督察,各地河長制的落實工作我們都要監督。目前來看,大多數地方有了較好的進展。

  三個結合。一是要與依法治污有機結合,要跟《環保法》《水法》及正在修訂的《水污染防治法》結合,建立健全標準規范體系,依法治污。

  二是要與科學治污有機結合,我們發布了《“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近期還要發布重點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依據上述規劃和《水十條》要求,不達標水體要制定達標方案。我們蓋房子是一塊磚一塊磚蓋起來的,流域治污是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堆出來的。只有科學治污,科學地提煉項目,我們才能扎扎實實地往前推進治污工作。

  三是要與深化改革有機結合,大家知道按照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要求,中央深改組最近審議通過按流域設置環境監管和行政執法機構試點方案,提出在流域監管上實現“五統一”。通過深化改革也為河長制提供了很好的補充和支撐。謝謝。

  人民日報:我想就河長制追問一下,我在浙江了解到一些情況,行政任命河長制出現責任落實不到位、積極性不夠的情況,浙江的一些縣市創新了河長制,進行河長聘任制,不僅村長鎮長當河長,普通的市民也可以當河長,你對這種情況怎么看,我們全面推行河長制有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呢?

  張波:推行河長制各地都有很多創新,基層創新的經驗也很重要。我們現在也注意到各地調研,及時發現一些好經驗、好做法,加以提煉提升,在全國進行推廣。河長制一定不要理解成一個人去治污,如果一個人去治污,市委書記當河長和其他某一個副職當河長,調動的資源就不一樣,這樣只有市委書記當河長那條河能夠治好,其他領導當河長的河則讓人擔憂,所以一定不要變成一種單純的人治,這也就是我剛才講的,河長制實際上是協調機制,一定要形成黨委政府主導,部門齊抓共管,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大格局,把政治體制優勢充分發揮出來,如果僅僅變成了一個領導同志利用他能夠調動的資源去治理這條河,這條道走窄了。謝謝。

  中國青年報:你剛才談到可能未來我們按流域進行環境監管和行政執法機構設置,可以詳細講一下嗎,以后是怎么樣的一個管理制度?另外關于洱海治理,現在出現比較大的反彈,是否可以用這個案例給我們解析一下中國湖泊治理進展怎么樣,如何解決?

  張波:總的來說一個大區域上的水污染防治工作要靠流域來推動,流域的工作要靠小的區域來落實,區域和流域是有這么一個辯證關系的。水上的工作必須按流域來做,因為監督考核的可能是某個河流的某一個斷面,這個斷面上游有很大的匯水區域,如果不按流域來推進工作,就會形成行政轄區和行政轄區的標準不一致,步調不一致。我理解,“五統一”的統一規劃,就是要有流域統一的水環境保護規劃,并且由更加權威的上級政府或機構來發布。

  統一標準并不是說整個流域執行一個標準限值,而是要按照流域的環境承載力,區分敏感的地方、不敏感的地方,建立與水質目標相銜接的污染物排放管控機制。

  水質的監測實際上關系到各級黨委政府主體責任有沒有落實,工作做的怎么樣。如果數據采集不準確,考核工作就要大打折扣。通過統一監測,實現“誰考核,誰監測”,這樣數據才更加可靠。

  統一環評,不是把環評權力都收上來,而是說規則要統一,機制要統一。

  流域環境監管必須遵循流域的生態規律,要有整體性、系統性,如果說環境監管僅僅是監管污染物排放,流域生態破壞監管停留在概念上,流域環境保護工作是做不好的。所以一定要統籌污染治理和生態保護這兩個方面。統一執法監督。

  黨中央、國務院非常重視洱海保護,當地黨委政府也很重視,但也面臨一些挑戰。那一帶是旅游勝地,外來人口多,外來人口要吃住、消耗,相應就帶來很多其他行業如養殖、種植等規模的增加。這些行業既要消耗,也要排放。因此,各地都要牢固樹立一個環境承載力的概念,這個地方能承載多少人、能支撐多大的產業。當然,這也跟生產生活方式有關,較集約的方式可能承擔多一點,較粗放方式可能承擔少一些。

  你剛才說的中國湖泊還有沒有治,我是謹慎的樂觀派。首先我堅定相信是能治的,我們一定能治好。第二,確實任務很艱巨。流域治污、湖泊治理都要深刻領會總書記“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的重要觀點,這句話體現了一個系統的觀念。流域治污實際上是“一點兩線”,一點就是水環境質量狀態點,兩線一條是減排,一條是增容。現在對污染物減排方面做的工作相對較細、較實,法規標準、監管辦法、治污設施也較多,但法律法規對增加環境容量、水生態保護的規定相對較原則,標準、監管方法可操作性也不是很強,包括職責也不是特別明確,這就使得水生態保護容易停留在概念上。

  流域治污當前特別需要統籌減排和增容,確實做到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破壞淺灘濕地的行為,要糾正;河流湖岸坡硬質化單純考慮人的需求,也應該糾正、避免;一味迎合高耗水需求,建那么多的水庫,層層截留,導致一些地方汛期河湖濕地都得不到水的補充,也要糾正。原來工業污染比較嚴重,條條河流魚都絕跡了,現在水質好了,開始養殖了,投餌養殖造成污染,還有一些地方用挖泥船挖螺螄,把水下搞的像沙漠一樣,這樣的流域生態破壞行為必須遏制。因此,我們下一步工作重點要統籌減排和增容,兩手抓兩手都要硬,包括這次《水污染防治法》修訂的一個重點就是強化流域水生態保護。當前,要把增容放在一個更加突出的位置,加以謀劃和推動。

  中國新聞社:我想問一下張司長,包括全國地表水水質的問題,我想詳細了解一下IV類水質比例是多少,并請介紹一下水環境保護不平衡的問題?

  張波:《水十條》考核是按好水、壞水分別制定保護目標。I-III類就是好水,劣V類就是壞水,IV類水質比例是變化的,好水多了IV類水質比例可能少了,壞水好了IV類水質比例就多了,我們關注的是兩頭。現在看來《水十條》確定的年度目標總體上是完成的,2016年I-III類水質比例為67.8%,比上年增加了,劣V類水質比例下降了,2016年目標完成了。

  但是全國進展不平衡,有一些地方不僅沒有改善,還在惡化,而且是明顯的反彈。這就說明部分區域出問題了,我們及時發現一些工作滯后地區,以及突出的問題,然后進行綜合督導,我們去年對兩個地級市主要負責同志進行了約談,因為他們水環境質量明顯反彈,中央電視臺還報道了,影響比較大。我們現在的模式是每個月進行水環境形勢分析,對于反彈的地方我們會發預警,并進行通報。但是如果到一個季度還沒有改,還在反彈,甚至比較嚴重,環保部就要采取通報、約談、限批等綜合性措施,而且會向媒體通報。在這里我也希望各地也要參照環保部的做法建立起每個月的水環境形勢分析制度,你只有這樣才能及時發現問題,識別工作滯后的地區。我們各級都這樣做,哪些斷面出現反彈,甚至哪個企業開始偷排偷放,我們就可以及時地鎖定和采取措施。同時把公眾發動起來,加強公眾參與和監督,我相信《水十條》確定的水質目標和重點任務是一定能夠如期實現的。

  第一財經日報:我追問一下有關黑臭水體的問題,我注意到黑臭水體數量不僅沒有減少,反而總數還在增加。而且治理進度緩慢,好像時間過半,但是完成的也沒有達到一半,特別是重點的區域。還有我們在參加環保督察的時候發現,比如說汕頭,我所見到的城市周邊的河流都是黑臭水體,沒有見過干凈的,下一步黑臭水體怎么治理?

  張波:黑臭水體的整治是《水十條》確定的一項重點內容,而且也有明確的時間節點。今年的任務就很艱巨,一些重點城市年底前要基本解決黑臭水體,這個任務就非常艱巨。

  這項工作環保部配合住建部門來開展,從環保部的角度主要做這么幾項工作,一個是從全國現有1940個國控考核斷面識別哪個地方水質比較差,之后我們通過督促地方制定不達標水體的達標方案,涉及到的黑臭水體作為一個重點就列進來了。從我們角度,一個是加強監測,一個是水體達標方案編制項目的提煉。

  黑臭水體的問題本質是污水直排環境問題,再本質一點是環境基礎設施不配套的問題,管網不配套等問題,所以整治起來有它的難度,尤其是一些老城區,城市建成區里面過去歷史欠帳比較多,建設管網的時候可能涉及到拆遷,這不單純是資金問題,情況有的比較復雜。但是《水十條》一定要把這些事情解決。從環保部角度來講,我們通過中央環保督察促進黑臭水體治理,我們督察到的地方黑臭水體都是我們的重點,據住建部同志反映,所有督察到的地方黑臭水體進展比較快,這是我們做的第二個方面工作。

  第三,通過環保部環境衛星來識別一些地方的黑臭水體,可能原來沒有列進來的,通過環境衛星又發現了,我這里還有一個數字。利用衛星從北京等20個城市發現272個疑似黑臭水體,地方確認有96個,并納入黑臭水體整治清單,這是利用天上的手段。我們同時研發微信公眾號叫“城市水環境公眾參與”共受理了3600多條舉報信息,目前已經辦結了3474條,涉及黑臭水體316個,經過核實50個為新增黑臭水體,并也納入地方整治范圍,黑臭水體越整治越多,也有這個原因。地方開始沒有查全,現在可以說天人合一了,上面衛星監督,下面公眾參與,兩邊一結合,又把一些黑臭水體拎出來了;另外原來整治的黑臭水體,整治完了,也要接受公眾監督,如果公眾監督,包括衛星監督整治完又反彈了還不行,還要放進來,這也是一些地方黑臭水體又多了的原因。

  加強監測,督導制訂水體達標方案,科學提煉項目,這是一個手段。利用中央環保督察來進行督導,這是第二個手段。利用衛星和公眾參與進行黑臭水體的篩查和監督,這是第三個手段。通過這樣幾個手段,我們配合有關部門共同抓好這項工作。但是這項工作可以說是很艱巨的,各地必須高度重視,今年的年底要交差,不交差的地方我們可能也會采取一些限制性的措施,必須高度重視。

  上海證券報:關于下一步水環境治理方面的一些重點工作安排上,今年年底之前將核發印染行業許可證,并且建成全國排污許可證信息平臺,這個工作可以具體介紹一下,比如說這個行業具體怎么考慮的,目前準備工作怎么樣了?

  張波:排污許可證在涉水的行業一共有十大重點行業,剛才說的造紙、印染是其中之一,也還有其他的一些涉水行業。

  因為行業很多,我們總得先抓重點,先通過十個行業的突破帶動其他行業逐步納入排污許可體系。排污許可這個制度是下一步我們固定污染源管理的一個核心制度,這一方面環保部領導發了文章談的比較多,我就不再重復了。我們水環境管理司要配合好這項工作,從我們角度,今年還要在一些標準體系上做一些完善和理順的工作,使得排污許可證和流域性標準,行業性標準形成很好的配合,總之要建立一個與流域水環境質量改善目標相銜接的固定源排放管控機制。

  中國日報:我想問一下關于長江經濟帶保護的問題,陳部長在兩會記者會上提到了長江的一些威脅,能不能具體介紹一下長江現在的污染情況,今年有哪些工作部署?

  張波:長江干流總磷確實已經上升為首要污染物,這個現象背后有深刻的問題,首先一點就是COD、氨氮不再是長江流域的首要污染物,這就意味著我們經過多年的大力治理,以COD、氨氮這樣一些指標為代表的工業和城市污染總體上得到了遏制,原來它們都是排首位的,氮磷排不上,現在首位和次位下來了,原來的次要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這是一個深層次的問題。

  當然對工業和城市的污染也不能疏忽,我們依然有很多工作要繼續深化,繼續完善,但是一定要意識到原來的次要矛盾現在正在上升為主要矛盾。接下來磷的問題,還有的氮的問題,這個原因是什么?我想主要是兩個,一個是農業面源污染,根據我們環境統計的結果來看七成左右來自于農業面源。根據相關統計數據,2015年化肥的使用量是6022萬噸,相比2000年增長了45%,也就是這15年總量增長了45%,氮磷上升為首要污染物,有這么一個大的背景。

  現在農業部門也采取了很多措施,來積極控制農業面源污染,但是還需要進一步加大力度,加快步伐。

  第二個方面的原因也非常重要,就是水生態的問題。長江流域,尤其是中下游歷史上比較富庶,屯墾活動頻繁,圍湖造地,然后把濕地改造成耕地這種情況比較多,比如說前幾天我去巢湖調研,巢湖歷史上是2000多平方公里湖面,現在還有700多平方公里,一半多沒有了,沒的是什么呢?都是淺灘濕地,整個長江流域的環境承載力實際是嚴重下降了。本來這些營養性物質,通過淺灘濕地是可以進行凈化的,但是由于這種生態破壞問題,使得環境的自凈能力下降了。我們下一步一是要高度重視農業面源污染的防治工作,同時也還要高度重視流域的生態保護工作。謝謝。

  科技日報:我想問一個關于生態補償的問題,北京、浙江等省市已開始實施全省區域內的生態補償,請問現在生態補償機制進展情況如何,未來會有什么樣的計劃?

  張波:我們現在講的生態補償實際上有兩類,一類是跨行政轄區的生態補償,比如說取水口在下游,水源匯水區在上游,我們要求上游采取各種措施保障下游飲用水源的水質,下游對上游有一個監督的作用,但同時也應給予上游一定補償,我們協調有關行政轄區來簽訂這樣的補償協議,比如新安江、九州江、汀江-韓江等流域的上下游省份。

  另一類是行政轄區內部用了生態補償的概念,但實際上并不是嚴格的生態補償。比如北京的水環境區域補償,補償金包括跨界斷面補償金和污水治理年度任務補償金兩部分,跨界斷面補償金按月核算,污水治理年度任務補償金按年核算,年終市財政局與各區財政局結算補償金。區屬斷面水質污染反彈了,要給市財政交錢,改善了市財政給你錢,重點任務完成的好也會受到獎勵,完成不好不僅要通報、還要罰錢,核算結果信息向社會公開,涉及各區政府面子里子。這種機制,就會有效的調動各級黨委政府治理水污染的積極性、主動性,這是一種很好的工作機制。

  為什么要在全國推廣這些機制呢?因為這是一種四兩撥千斤的長效機制,可能比開多少會、下多少文效果都好。下一步要花一點力氣來推廣這些地方創造的好經驗、好做法。

  中國證券報:關于黑臭水體我想補充一個問題,剛才提到2017年底前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要基本消除黑臭水體,這個體量很大,有沒有專項資金支持這個目標呢?

  張波:黑臭水體的整治任務非常艱巨,體量還是很大的。具體數字材料里都有,包括目前一共有多少條,完成了多少條,多少條正在制訂整治方案,我就不再重復了。確實也涉及到資金問題,資金籌措是多方面的,包括綜合水價等多種渠道。

  各級財政也應該拿出更多的錢來支持這項工作,但是單純依靠財政來支持這項工作還是不夠的。一是負擔重,二是總量可能還不夠。就是要像十八大要求的那樣,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更好得發揮政府的作用。污水處理費、水價等政策能夠啟動市場機制,政府財政也要拿出錢來,同時還要加強監管,確保黑臭水體整治治標又治本,扎扎實實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人民政協報:剛才您說下一步要重視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據我們了解現在眾多的河流中磷含量超標是普遍現象,某些水源地也存在這些現象,請您具體闡述一下用什么行動來治理磷超標,我們在采訪中一些當地政府官員認為目前磷的標準過于嚴格,應該修改,您對此如何看待?

  張波:磷的來源比較多。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方面,我們配合農業部門和相關部門做好工作。從環保部門的角度,當前我們主要還是從點源角度來加強控制,比如說城市污水廠,還有工業企業,原來標準當中也有氮和磷指標,由于大家更多關注COD和氨氮,所以氮磷控制的力度相對小一點。另外在監督執法上也不夠嚴格,下一步要嚴格執行城市污水廠,以及有關行業氮磷的控制標準,按照有關標準的規定來進行環保執法監督。

  在農業面源污染防治方面,我想可能還要做好兩篇文章,一個是“融”的文章,一個是“用”的文章。所謂“融”就是要把氮磷這樣一些面源污染的防治跟農業綠色發展、美麗鄉村建設、農民增收有機結合起來,要把這項工作融入“三農”工作的各方面和全過程,因為單靠末端治理是很難的,工業和城市單靠末端治理都很難,農業就更難了,所以一定要做好“融”的文章。

  第二要做好“用”的文章。農業農村的廢棄物,包括秸稈、垃圾污水都有兩重性,一重是污染物,還有一重就是資源,農民也有兩方面的角色,一方面是污染的制造者,另一方面還是資源的擁有者。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做好“用”這篇文章,讓農民在用的過程中受益,在受益的同時履行他應該履行的責任,不要簡單的把工業和城市的污染治理模式搬到農村去。做好了“融”和“用”這兩篇文章,我想農業面源污染防治工作道路一定會越走越寬,也會越走越好。

  還有我剛才說的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要高度重視水生態保護,我們這些年在這一方面欠帳太多了,大家一定要在這方面有足夠的重視,要加大力度做好這方面的工作。

  南方周末:我想問關于飲用水源地保護的問題。過去在一些采訪當中發現,個別地方政府可能為了招商引資一些項目,人為地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撤銷飲用水源保護區。請問這種撤銷飲用水源保護區的規定是什么,有什么樣的辦法避免這個問題?

  張波:基層的情況比較復雜。首先,根據法律規定,只有省級政府才能批復飲用水源保護區的劃定或調整方案,不是能夠隨意撤銷的。

  第二,存在一些飲用水源保護區需要調整的情況。比如有的地方當初劃飲用水源保護區的時候不太科學,甚至有點隨意,劃大了,不該劃的地方也劃進來了。像這樣的地方,實事求是地在確保飲用水源安全的情況下是可以進行調整的,但是必須嚴格依法按程序辦理。

  第三,關于違法行為。飲用水源保護區在法律上有嚴格的要求,為了避開這種約束,為了上馬污染企業,調整飲用水源保護區,這是絕對不允許的。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可以向我們舉報。歡迎公眾和媒體加強這方面的監督。

  南方都市報:關于水污染防治區域協調問題,目前執行情況怎么樣,下一步將采取什么措施?

  張波:我們積極推動水污染防治區域協調機制,比如說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長江經濟帶等區域已建立了相關協作機制。成立協作機制主要是提供一個平臺,解決一些跨行政轄區的水污染防治問題。目前任務還比較艱巨,關鍵是要把條塊的角色科學定位清楚,責任明晰,同時協調督辦還要權威、高效,怎么樣達到這樣一種要求,我們正在努力,各地也很努力,我想一定會不斷的取得新的積極進展,我們也會把有關情況及時通報大家。

  法制日報:現在大氣污染形勢嚴峻,有一種觀點認為水污染形勢也很嚴峻,您怎么看?2006年左右,環保部曾經搞過一次大江大河化工企業的調查,現在是什么情況?《水污染防治法》修改到了什么程度?

  張波:你剛才問了一個我也很關心的問題,大家都關心大氣污染防治,別把水污染防治給忘了。從世界各國,尤其是一些發達國家的經歷來看,流域污染治理更難,所以對水污染防治應高度重視,黨中央、國務院一直對水污染防治高度重視,《水十條》就是重要措施之一。

  關于大江大河沿岸化工企業布局問題,其背后首先是個理念問題,一定要牢固樹立流域環境承載力的理念,要把思想統一到“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山水林田湖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等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上來。現在一些地方之所以出現企業布局亂、生態破壞比較嚴重等問題,根子上還是沒有真正確立起環境承載力的概念。流域環境承載力不同,有的地方特別敏感,比如說江邊河邊、重要河湖濕地等都是有很高生態價值的區域,這都是各地區的寶貝,應該劃定紅線保護起來。如果沒有這樣的認識,就會覺得濕地不就是一些水草嗎,填掉以后造出地來搞工業區、城市建成區,還可以多賣錢呢。所以理念是第一位的,我們一定要把理念統一到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上來,統一到黨中央、國務院關于生態文明建設的要求上來。

  第二,劃定和嚴守生態紅線。各地要按照有關規定,把高生態價值區域、非常敏感的地方劃定紅線,依法打擊生態破壞行為。圍湖造地,屯墾活動是現在中央環保督察的重點之一。另外,部分江河上游一些地方一味迎合高耗水需求,建了太多的水庫和水電設施,下游的生態流量難以保障,一些重要河湖生態水位都沒有辦法保障,比如京津冀去年汛期做了一個調查,有衛星影像的333條河流中227條是斷流的,不是老天爺不下雨,而是下了雨后被層層截留了。各地豐水也好,缺水也好,一定要確保一定比例的水資源用于生態保護需求,也就是保障生態流量,只有這樣,河湖濕地的水生動植物才能夠生存,才能保證環境自凈能力維持在一定水平。如果不注意這些方面,肆意的破壞流域生態環境,環境承載力就會持續下降。藍藻水華等這些問題都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報復,所以劃定和嚴守生態紅線是非常重要的。

  下一步,我們在制訂規劃時會重點考慮這些方面,再就是執法方面會作為重點,對水生態破壞的問題追究責任。謝謝大家。

  《水污染防治法》已經全國人大一審了,全國人大6月份還要進行二審,這個期間也是進一步融合各方面意見,進行完善的一個階段。

  鳳凰網:我想問一下關于農村污水治理的問題,城市管網包括污水處理還是比較完備的,農村有一個普遍問題,就是污水怎么排的問題,整體的污染還是比較嚴重的,這方面有什么樣的措施?南水北調過程中怎么樣防治水污染?

  張波:這還是兩個問題。一個是農村的污水處理一定要防止一刀切,不要簡單的把工業、城市的污染治理模式搬到農村去。實際上農村更多的還是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有一些農村已經變成小鎮了,比較發達,甚至就在城中村,就在城市旁邊,可以跟城市污水集中處理一樣的模式來做。有一些人口比較多,甚至鄉村旅游還比較發達,也可以考慮用這一類模式來進行治理。還有一些交通也不方便,人也不多,都出去打工了,這類村莊一定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農村污水中的人糞尿,是很好的有機物,如果把這些剝離開來,剩下的污水一般很難形成徑流,如果形成徑流我們用人工濕地的辦法也可以解決。我最近在湖北的梁子湖調研,看到當地一個很好的經驗,村子里一千多平米的塘子,地方叫“當家塘”,里面種了很多水草,密度比較大。老百姓在塘里洗洗涮涮,不斷有污染物進去,也沒有特別的治理措施,但是因為有那么多水生植物在里面,所以它的自凈能力很強,我目測透明度應該在1.5米左右。把農村人糞尿分開來,單純其他方面的廢水,可以用這樣很簡單的方式來進行處理。總之,農村的環境保護工作一定要堅持因地制宜,分類指導。

  南水北調調水都是專用的渠道,兩邊又有防護區。你說的問題可能還是出現在源頭,比如說丹江口水庫面源污染怎么防治,當地一些行業怎么樣進行規范,這也跟其他的河湖一樣,防治面源污染,城鎮污染,這方面有一個有益的經驗,叫環水有機農業,效果還是不錯的。基層有一些好的經驗我們要注意總結,謝謝。

  光明日報:關于污水治理,城鎮和農村的重點和難點有所不同,您覺得重點和難點分別是什么,是否能夠做到平衡呢?

  張波:無論城市和農村,水污染防治問題核心還是要在“用”字上做文章,如果不在循環利用上做文章,僅僅在末端治理上下功夫,往往是事倍功半。年齡大一點的同志可能有印象,過去城市都是有挖大糞的,那時候城市糞尿要送到農村去使用,現在進了污水管網、污水處理廠,處理完后再排放;污泥養分比較多,但是擔心有重金屬,多數不能進入農田耕地,實際上是把人的廢棄物、農業利用之間的循環鏈條打斷了。水也是這樣的,處理過的水透明度比較高,完全可用于綠化。但是由于污水處理廠比較大,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噸的日處理能力,水處理之后回用比較困難。污水處理廠建設還是要適度分散一點,要考慮再生水的循環利用,如果把這篇文章做好了,也許就不需要那么多的遠距離調水,不需要上那么多工程。

  做好這項工作,水的綜合價格一定要提高到適當位置。一些地方擔心會不會影響低收入老百姓的生活,只要采取適當措施是不會的。低收入百姓用水量都不是太多,在一定的規模以內,水價可以保持穩定。關鍵是對高耗水行業,一定要把水價漲到相應程度,用價格遏制高耗水行業發展,激發再生水循環利用市場,保障生態流量落到實處。

  城市水污染防治涉及方方面面,只要方向正確了,一步一步往前推,前途一定是寬廣的。

? 廣東環科技術咨詢有限公司 ? 排列五预测精准5注 (*^▽^*)MG神龙碎片怎么玩 (*^▽^*)MG黄金版APP下载 (★^O^★)MG极速抢钱客户端下载 (*^▽^*)MG疯狂维京海盗_稳赢版 (^ω^)MG急冻钻石官网 河内5分彩技巧 (*^▽^*)MG舍伍德的罗宾新手攻略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MG木乃伊迷城_电子游戏 足球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25选7期开果 (*^▽^*)MG春假时光首页 (^ω^)MG射门高手游戏网站 (★^O^★)MG矮木头巨额大奖视频 (*^▽^*)MG亚特兰蒂斯女王爆分打法 (★^O^★)MG圣诞大镖客在线客服
(*^▽^*)MG神龙碎片怎么玩 (*^▽^*)MG黄金版APP下载 (★^O^★)MG极速抢钱客户端下载 (*^▽^*)MG疯狂维京海盗_稳赢版 (^ω^)MG急冻钻石官网 河内5分彩技巧 (*^▽^*)MG舍伍德的罗宾新手攻略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MG木乃伊迷城_电子游戏 足球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25选7期开果 (*^▽^*)MG春假时光首页 (^ω^)MG射门高手游戏网站 (★^O^★)MG矮木头巨额大奖视频 (*^▽^*)MG亚特兰蒂斯女王爆分打法 (★^O^★)MG圣诞大镖客在线客服